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资讯 » 正文

[电视新闻]迪丽热巴新剧,扑了啊!

 人参与  2021-04-18 17:09:08   分类 : 娱乐资讯  点这评论

原标题:迪丽热巴新剧,扑了啊!

迪丽热巴、吴磊主演的《长歌行》,打从立项开始,就一直磨难不断。

该剧原定男主屈楚萧,但奈何屈楚萧黑料不断、被公司雪藏,所以只好由吴磊临时顶上,救场出演。

确定开拍后,该剧又惹怒了一大批喜欢大唐文化的历史粉,因被质疑篡改历史而遭到举报。

虽然制作一波三折,但《长歌行》还是吸引了不少观众的关注。

这种关注,主要来自三个方面。

一方面,是这部剧的主演阵容颇具优势:吴磊、迪丽热巴这两位主演男帅女靓、自带流量。女二赵露思去年凭网络剧《传闻中的陈芊芊》爆火,晋升为“甜宠剧一姐”。男二刘宇宁,来自摩登兄弟,曾演唱过《让酒》,有属于自己的粉丝拥趸。

另一方面,则主要得益于导演朱瑞斌。在此之前,他导演的几部作品,口碑都比较稳健,包括《冰糖炖雪梨》《香蜜沉沉烬如霜》《青云志》在内的几部热剧全都出自他之手。

还有一方面,就是该剧有着不错的IP基础——由漫画家夏达创作的同名漫画改编而来。

这部漫画,是第一部走出国门,在日漫杂志上连载的国漫。全球单行本销量超300万册,网络点击量超13亿次,算得上是国内比较知名的原创漫画IP。

尽管成绩卓著,但这部漫画也具有一个难以忽视的问题——歪曲历史。

漫画中的李世民,不再是观众们印象里的“一代明君”,而被塑造成了“窃国贼子”的形象。

很多熟悉唐初历史的观众,在看剧过程中,都会产生一种违和的割裂感,觉得剧中的李世民与观念里的李世民,有着明显的出入。

虽然该剧求生欲很强地在片头表示“本故事纯属虚构”,但它讲述的故事,却有着极强的历史性。比如,全剧从“玄武门兵变”讲起,引入的角色全都是历史上真实存在的历史人物:李世民、李建成、魏徵、杜如晦、房玄龄等等。

所以,我们不难看出,所谓的“本故事纯属虚构”其实并不符实。

除歪曲历史之外,该剧还有很多地方都让人诟病不止。

下面,我们便一一道来——

长歌行

《长歌行》表现出的最大问题,主要集中在迪丽热巴饰演的李长歌身上。

漫画中的李长歌,是汉人容貌,只有14岁,而迪丽热巴今年已经29岁了,与角色的适配性极差。

而且,她充满异域风情的浓颜长相,也并不适合饰演面容清丽的大唐郡主。

最令人无法忍受的,是造型师为她设计的“龙须”造型。

耳畔那两缕垂发设计,不但拉长了她的脸型,还让她呈现出了疲惫的老态。

正因如此,所以很多观众看剧之后,都认为迪丽热巴被赵露思艳压了。

无论造型、演技还是观众缘,她都被赵露思远远地甩在了后面。

剧里,迪丽热巴看到母亲去世时,表情是这样的——

演哭戏时,表情是这样的——

而赵露思演哭戏时,看起来却生动自然,非常有感染力——

可见,虽然这几年迪丽热巴拿了不少大女主的剧本,但她的演技却数十年如一日的没什么进步。如此原地踏步,被其他小花艳压也属情理之中。

更何况,迪丽热巴刚出道那几年,走得也是艳压的路子,如今被后辈艳压,真是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

为了演好阿诗勒隼这个草原男儿,吴磊下了不少功夫,不但练就了一身腱子肉,而且举手投足都增添了不少苏感。

但CP感这东西,却从来都是一件很玄妙的事。并不是他身强体健,与角色无限靠拢,就能顺利培养出来的。

而吴磊与迪丽热巴这对CP,便刚好陷入了“无火花”、“不来电”的怪圈。

现实中相差9岁的他们,站在一起不像情侣,更像是小姨和侄子,有种说不出的怪异。

此外,古偶桥段的大量加入,也削弱了该剧的历史感,看起来颇有喧宾夺主之意。

而《长歌行》剧情上的短板,主要就集中在它既想高举历史框架、家国情怀,又想用粉圈思维、古偶基调捆绑观众的矛盾上。

女主李长歌,是太子李建成之女。

玄武门兵变发生后,她遭遇了家破人亡的灭门惨案。

逃亡过程中,她偶遇了草原可汗的养子阿诗勒隼,两人结为知己,并在接触过程中暗生情愫。

此间,李长歌经历了颠沛流离的流亡生活。

最终,她决定放下私人恩怨,以家国为重,投身到守护大唐子民的战争中……

就故事框架来看,《长歌行》其实是一部很有野心的剧——

一边主打大女主的成长路径,一边弘扬“舍小家,为大国”的家国情怀。

只可惜,虽然设想不错,但这些野心大多浮于表面,并没有被编剧很好地落实到剧情里。

剧中,编剧很喜欢借李长歌之口,喊一些很超前的女性台词,比如“男子又如何,女子又如何”,以此凸显出“谁说女子不如男”的女性意识。

可是,就内容来看,这些台词却更像是资本收割流量的权宜之计。

因为评判该剧是否具有女权思想的标准从来只有一个:女性角色的成长路径,是独立自主,还是被男性所拯救、所扶持。

而《长歌行》里的李长歌,显然没有将这种独立自主贯彻到底。

大多数时候,阿诗勒隼的行为逻辑和价值取向都是围绕李长歌所展开的。

流亡过程中,李长歌曾不止一次地被阿诗勒隼拯救,不是被他藏在货箱偷偷出城,就是性命垂危被对方所救。

即便《长歌行》嵌套了国恨家仇、黎民苍生在内的多种意象,但归根究底,它的格局其实还是很小的,是用小情小爱的古偶套路打开的。

与此同时,在制作方面,这部剧也有着肉眼可见的粗糙,替身、抠图时有发生。

比如,剧中有一场李长歌骑马逃跑的逃亡戏,就流露出了明显的“假骑”质地。

出演该剧,迪丽热巴并没有练习过骑马,所以骑马时,正面镜头主要集中在她上半身的特写,而全景则都是背影,显然是使用了替身。

之后,李长歌骑马坠崖的一场戏,也有着明显的抠图印记。

不仅背景虚化严重,而且廉价感呼之欲出。

除此之外,剧中还使用了很多帧数极低、缺乏动感的二维动画来敷衍了事。

这些动画一般在落水戏或两军对垒的大场面出现。

让人不禁怀疑,是迪丽热巴不愿拍落水戏,还是剧组资金不足,所以只能如此敷衍?

总之,无论从哪方面来看,《长歌行》都称不上是一部成功的漫改剧。

它虽有野心,但却陷入了俗套的古偶范式。

徒有一手流量好牌,结果却打得糟烂无比。

即便目前收视可观,但只要后续质量跟不上,相信它大概率还是会归于平淡,被其他更热的新剧所取代的。

本文标签:

<< 上一篇 下一篇 >>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最新解梦 情感故事 娱乐资讯 说说心情

Powered 古兹曼资讯网 版权所有

全站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