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资讯 » 正文

[电影资讯]没想到这就翻车了

 人参与  2021-04-18 14:23:05   分类 : 娱乐资讯  点这评论

原标题:没想到这就翻车了

清明节的票房冠军非《我的姐姐》莫属,上映8天破5亿,猫眼预测票房9亿。

票房是可观的,但口碑两极化,尤其是到后期,说它是“洗脑”、“吸姐精”、“姐道”的声音越来越多。

评分也从7.9降到了7.2,争议在于结局。

01

影片对二胎与重男轻女两大社会问题进行了探讨,同时也引发了法律与道德伦理的问题。

重男轻女是影片的核心思想,在那个推行优生优育政策的年代,女主角安然成功降生。

但她并不受家庭的欢迎,因为她不是男孩,无法传宗接代。

父母为了能生二胎,让她假扮瘸子,给她开残疾证明。

还试图遗弃她,游泳时让她溺水。

把她丢给姑妈抚养,被表哥当沙包练拳,被姑父偷看洗澡。

长大后,父母对她的期盼只有早点工作赚钱,偷偷把她的北京临床医学的高考志愿改成川内护理专业。

因为在父母的眼里,女孩迟早是要嫁人的,学那么多东西做什么。

弟弟出生前,房子在安然名下。

弟弟出生后,身边的亲戚都觉得房子应该归弟弟所有,因为男性才配享有继承权。

就因为是女娃,安然从出生起便不配拥有父母的宠爱,不配拥有同等的权利。

安然的镜像人物姑妈,有着更鲜明的时代悲剧。

姑妈是家中的姐姐,凡事都要让着弟弟是她一生下来就被强加的责任。

读书机会是,即便自己考上的是西大俄语系,弟弟考的只是中专。

做生意也是,弟弟的孩子出生了,当姐姐的就别想再去莫斯科做生意。

姑妈走的每一步都得为弟弟让路,弟弟永远是中心,姐姐只配当从属。

在父母PUA的影响下,姑妈也开始心甘情愿为他人牺牲和奉献。

弟弟的葬礼她打点,侄子她照看,没喝完的咖啡都得留给家人。

人是很好,但生活就越过越苦。

安然和姑妈同为姐姐,虽然是两个不同的时代,但都有着同样的女性困境。

姑妈代表旧的,隐忍牺牲一辈子。

安然则是面向新时代,敢直接反抗家族中重男轻女的长辈,坚决维护自己的权利,有自己远大的追求和梦想。

观众看到安然,就像看到了女性在这个时代新的突破和未来。

但大结局却是选择留下弟弟,故事的又回到了牺牲与奉献的起点。

观众的期待一下子就破碎了,反而还被道德绑架了一番。

中国式的家庭理念,是打断骨头还连着筋,亲情无法割舍。

但观众想看到的是安然走出了这个打压了她二十多年的人生,自由地追求自己的理想和目标。

女性几个世纪以来,被教导为家庭牺牲了太多,但却少有人能看到这种牺牲,并且认为女性为男性牺牲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以至于我们在今天热烈地宣扬女权时会有部分男性说出这样话:社会都是男性创造的,女人凭什么来跟我们分功劳。

那就回头看看男性的成长路上牺牲过多少个姐姐,女性为男性让出过多少条康庄大道吧。

现在女性不想再牺牲了,她们想反抗,想追求平等自由的权利。

但影片结局给观众泼了一盆冷水,“别想了,我们的主题是爱与理解

真不怪观众就逆反了。

02

如果抛去女性这个视角,去看二胎问题,结局就没那么大争议。

安然跟弟弟之间的关系,是开放二胎政策后的历史遗留问题。

姐弟俩相差20岁,从没见过面,没啥亲情联系。

加上从小就被父母生不了二胎折磨,安然对这个弟弟没啥好感。

有了这个弟弟之后,原本就不被重视的安然,更完全成了透明人,家庭合照里都只有他们幸福的一家三口。

但父母的意外去世,让她突然要承担起抚养年幼弟弟的责任,这与她的人生计划相悖。

在周围的亲戚也都不愿意抚养的情况下,安然选择了送养。

这种行为在长辈们看来就是大逆不道,天理难容。

从法律角度讲,安然有抚养弟弟的义务吗?

有。

根据《民法典》的内容,有负担能力的兄姐对父母已经死亡或者父母无抚养能力的未成年弟妹有抚养义务。

那安然选择送养合法吗?也合法。

只要根据相关程序走,可以选择送养。

但即便是合法,依旧很难被人接受。

换个性别来看,如果是哥哥和弟弟,或者姐姐和妹妹,争议便不会这么大,因为他们属于正常家庭,并没有重男轻女的烦恼。

开放二胎后出现了不少两个孩子年龄差距很大的家庭组合,有些父母即便已经高龄了,仍要拼命再生一胎,就是因为还没有儿子。

如果已经有一个儿子了,他们对二胎也不会这般渴望。

从安然的角度出发考虑,弟弟对她来说就是个陌生人,两人没有亲情的羁绊,而且自己还得去北京考研,生活上负担不了这样一个男孩。

选择送养合情合法,不能要求她也要为弟弟牺牲和奉献。

牺牲和奉献是高贵品质,不是姐姐理所当然的特质。

但最后影片还是回归到了温情这一块。

03

女性的困境由来已久,但以女性为主题的影片寥寥无几。

中国电影发展近百年,关于女性的电影有且仅有三部,还是加上《我的姐姐》。

1987年的《人鬼情》,是中国第一部女性主题的电影,它被称为女版《霸王别姬》。(其实这部电影在《霸王别姬》之前)

讲的是一个来自戏班子家庭的小女孩,自小就很有唱戏的天赋,但她的父亲不允许她唱旦角,因为小女孩的母亲唱旦角跟别人私奔了,父亲担心小女孩步她母亲的后尘。

为了唱戏,小女孩放弃了女性角色,穿上男性服装唱生角。

她虽然把自己装扮成假小子模样,但成长过程中仍有身为女性的情感渴求,希望别人夸自己美,认同自己的女性身份。

但她又害怕女性身份被认同,会让自己步入母亲的社会命运。

最后她选择舞台上苦练功夫,把神奇的男性角色钟馗唱火了。

作为一个女人,因为扮演男人火了,但回到现实成为女人,她依旧被困在各种牢笼里。

她被骂是野爸爸的女儿,喜欢上张老师遭人嫉妒嫁的丈夫嗜赌成性。

钟馗在戏台上斩杀各种鬼,但戏台下却斩不尽人们心中的鬼。

影片的表达很含蓄,女主不是一个反叛的女性,而是一个拒绝并试图逃脱女性命运的女人。

这部影片之后就到1996年,导演李玉无意中拍了一部家庭纪录片《姐姐》。

李玉原本是要拍家里的爸爸作为警察的内容,但她到家后发现家中姐姐的情绪不太对,父母对外人说起,都批评她“不讨人喜欢”。

于是李玉便把镜头对准这个女孩,聚焦二胎家庭里姐姐的成长环境。

姐姐跟弟弟是龙凤胎,剖腹产那一天,父母觉得女孩可以照顾男孩,便让女孩先出生,强迫给她冠上了姐姐的称呼和义务。

此后,“你是当姐姐成为了这个女孩听过最多的话。

有一个生活场景是姐姐不想跟弟弟玩象棋因为弟弟耍赖破坏规则

弟弟叫来妈妈撒娇,妈妈劝说姐姐陪弟弟玩会。

姐姐表示拒绝后,妈妈立马变脸“你怎么回事啊”、“你是姐姐陪弟弟玩一会”、“你懂点事行吗”。

姐姐回了句“你不是不喜欢我吗”。

妈妈听到女儿说这样话,她没有否认,而是岔开了话题。

她对弟弟的偏爱与对姐姐的冷漠,能相差出一条银河宽的距离。

弟弟要换牙,妈妈抱在怀里小心查看,两人说说笑笑十分幸福,姐姐一个人被冷落在旁。

姐姐也让妈妈看看自己的牙,但妈妈只是冷冷地回了句“你的牙也不好”。

弟弟要看球赛,姐姐想看狮子王,妈妈表面上当裁判,实际偏袒弟弟,让姐姐少数服从多数。

妈妈跟弟弟腻歪在沙发上看球赛,姐姐一个人尴尬的站在一旁看着他们。

两姐弟起了争执,弟弟直接对姐姐说“把她杀了”。

妈妈抱着弟弟,对弟弟这一行为没有丝毫的指责和规劝,而是叫来爸爸和稀泥。

本以为爸爸对女儿会多些疼爱,但也只会重复“姐姐要让着弟弟”。

姐姐跟爸爸诉说自己的委屈,爸爸又来了句“你是姐姐嘛不是”,还说是姐姐自私了。

到饭点姐姐赌气不吃,弟弟在一旁煽风点火,“你这样爸爸也不喜欢你,我也不喜欢你,全家人都不喜欢你”。

姐姐满脸落寞和委屈,反复重复妈妈不喜欢我,妈妈直接回了句“你这样永远不喜欢你”。

姐姐委屈倾诉妈妈老跟弟弟说悄悄话,妈妈听到一顿嘲笑,爸爸说她疑心太重。

虽然只有短短的20分钟,但看完能窒息到死掉,这个家里没人在乎过姐姐的感受。

父母都在潜意识中重男轻女,但没有一个人觉得自己有错,姐姐只能一次次的被PUA。

如果不是有第三者视角,这个家庭永远不会意识到姐姐的处境。

但社会上有成千上万个与此相似的家庭,许许多多的姐姐都是在这样的环境下长大。

她们又该如何与自己的家庭和解。

具有象征意义的影片,会映射了当下环境的某种需求。

从1987年到2021年,34年以女性为主题的电影仅仅只有两部,可见女性仍有很长的路要走。

《我的姐姐》或许仍存在着一些缺陷,但它也有自己的时代意义。

正如影片所说:套娃不一定非得在一个套子里,每个时代的女性都可以寻求出属于自己的一条路。

但这条路道阻且长。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关注树姐视频号

影视综艺,娱乐八卦,治愈不开心

为女性发声助力

本文标签:

<< 上一篇 下一篇 >>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最新解梦 情感故事 娱乐资讯 说说心情

Powered 古兹曼资讯网 版权所有

全站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