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资讯 » 正文

原标题:“信达雅”还是“整活儿”:令人挠头的电影译名与本地化趣谈

今天是2021年4月9日。

如果你是一名超级英雄的影迷,可能会注意到索尼哥伦比亚电影公司在上个月18日推送的一场活动:

《蜘蛛侠3》正式公布英文片名《Spider-Man: No Way Home》,而它的中文译名将由网友们“众筹”选定。

而今天正是活动的最后一天。

据“路边社”消息人士透露,这次之所以官方把译名的决定权“交给”网友们,其实是因为,英文名刚刚公布的时候,就有些按捺不住的民间大神们开始自发整活儿了...

好好的“No Way Home”,被翻出了什么《蜘蛛侠3:家里没有门》啊,《蜘蛛侠3:就地过年》啊...

甚至还有说《蜘蛛侠3:敢问路在何方》的,真就中美合拍文体两开花呗?

于是官方一看,咦貌似有热度呀?但是这样开脑洞那不是跑题跑的没边儿了?不如和网友们一起整个活儿,这样既能拉一波热度,说不定又能真收获一些好点子....

(嗯,这是索尼哥伦比亚自己推文里的表情)

在我敲下这行字的时候,答案尚未揭晓,但是我已经看到了不少非常有意思的译名。

索尼哥伦比亚这次拍摄的蜘蛛侠一般被称为“新蜘蛛侠”系列,片名里都有一个“home”,而此前的两部作品的译名中,都是有“英雄”两个字的四字词,所以为了凸显系列地位,这部作品很有可能也被译为《蜘蛛侠3:英雄XX》,只有两个字的空间,可谓是螺狮壳里做道场,难度不一般。

而目前我个人最欣赏的译名是来自知乎答主们提出的《蜘蛛侠3:英雄失路》。我的第一反应就是《英雄失路》,而除了我自己之外,至少还有不下三个答主提到了这个翻译。

近似的翻译有很多,比如《英雄无路》《英雄末路》《英雄之路》等等,无不是从副标题中的“No Way”出发,但是往往忽略掉了“home”。

近代大翻译家严复提出,翻译需要“信”、“达”、“雅”,而这些近似的翻译省去了“home”,似乎相比于原文,总有些缺漏。

但是有读者可能会问,《英雄失路》中也没有提到“home”呀?

这正是我喜欢《英雄失路》这个译名的原因。

“失路”直接理解就是“丢失了道路 (陷入迷途) ”;但是,“失路”其实是一个不太常用的词,一说到“失路”,就会想起王勃那篇千古名篇《滕王阁序》:“关山难越,谁悲失路之人?萍水相逢,尽是他乡之客。”

他乡之客,可不就有了一层“家”的意味在里面了嘛?

言有尽而意无穷,这正是中文的魅力和底蕴,也是电影一定要做好本地化的原因。

(不过随着中国市场的重要程度上升,片商们也的确越来越注意本地化工作了,当年《美队3》的脸谱系列海报就让我非常惊艳。)

除了这种官方站在明面上的“信达雅”的本地化,宣发过程中,官方适当放宽限度,允许受众们参与进来“整活儿”也是本地化的一种形式。

本地化的作用无非是使文化产品更能唤起受众的共鸣,“信达雅”的翻译可以充分调动本地的文化优势,让产品更加深入人心;而大胆让受众参与进来自己“整活儿”,则是让受众具有玩笑和适度冒犯的权利,进一步拉进和受众的距离,产生一种“会心一笑”的亲切感。

比如网友们提到的《蜘蛛侠3:就地过年》,不就是调侃了一下年初的防疫呼吁么?

又比如《敢问路在何方》,同样也兼具翻译上的工整,与译文中的谐谑。

这些“活儿”,大家看了都很有共鸣,不会觉得这个网友过分,也会觉得这个文化产品更加亲切。但如果官方自己说这个话,恐怕就十分不妥。所以,“整活儿”其实就是让网友自己代替官方建立安全感和亲切感的过程——虽然这个过程的开端,仍然是由官方发起的。

在对比已经公布的台版中文译名《无回之战》,是不是就觉得大陆版的更加高明了?

当然,港台版的电影译名一直被大陆观众吐槽,这也并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

比如大名鼎鼎的《肖申克的救赎》,就有一个广为人知的神奇译名:《刺激1995》。

但是在这里我要为港台的翻译工作者们说句话:虽然这些译名在我们看来莫名其妙,但其实也是影视作品本地化的一个体现。

香港、台湾和大陆的文化并不完全一样,许多习惯用语其实是不同的。

更加不同的是市场环境和宣发渠道。

以台湾为例,台湾有一百多家电视台,超过300个电视频道,许多电影的宣发过程是通过电视广告进行的,而不是和大陆一样通过院线渠道宣发。

这样一来,他们对电影名称的翻译,就需要具有较强的辨识度和目的性。

比如《刺激1995》的由来。

台湾在1994年引进了一部叫做《The Sting》的电影。这部影片在大陆被译为《骗中骗》,而相比之下,台版直译《刺激》反而更加忠实原文,《骗中骗》虽然贴合剧情但是也有点莫名。

这部《刺激》在台湾特别卖座,而《肖申克的救赎》在剧情上又和《刺激》有类似的烧脑感。

所以,当时的宣发方想让观众直白的了解到影片讲了什么,就索性“碰瓷”了一下《刺激》,称它为《刺激1995》,仍然是取得了不错的票房。

而若是直译为《肖申克的救赎》,观众没有办法直观理解影片内容,反而可能因台湾的基督教文化氛围而误把它当成讲宗教的影片,未必有这么卖座。

这种滑稽的译名,恰恰也是本地化的一种体现,而不是拍脑门的决定。

(类似的情况还有施瓦辛格的系列电影,施瓦辛格在台湾流星于《魔鬼司令》,于是《魔鬼XXX》就成了施瓦辛格电影在台湾的专属译名,台湾人一看就知道这是施瓦辛格所主演的,《终结者》也硬添成了《魔鬼终结者》。)

在全球化程度日益加深的今天,不同文化群体之间的交流空前频繁,文化错位的现象也越来越多、越来越深。

本地化的工作就是通过调查和研究,来消弭文化错位的鸿沟。在这个过程中当然得有许多趣闻,但亦是一种非常严肃的工作:对自己,好的本地化工作能给产品打开销路;而对他人,做好本地化工作,更是对当地市场、当地文化的尊重。

不过,我国的文化工作者亦可以从这些文化输出大国的本地化工作中汲取经验,更可以反窥对方的文化,为将来势在必行的“出海”做好准备。

本文标签:

<< 上一篇 下一篇 >>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最新解梦 情感故事 娱乐资讯 说说心情

Powered 古兹曼资讯网 版权所有

全站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