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资讯 » 正文

原标题:《我的姐姐》故事原型曝光,姐姐独吞2套房产,弟弟被送到农村

最近电影院上映了一部张子枫主演的新电影,《我的姐姐》。《我的姐姐》电影最后的开放式结局引发了很多网友对于家庭亲情和女性独立之间的讨论,今天小帅就结合《我的姐姐》这部电影,以一个电影中“弟弟”的身份和大家分析一下这部电影。

首先,我要和大家分享的是《我的姐姐》的故事原型,在这个电影背后的真实事件中,姐姐的行为并没有电影中表现的那么“理想化”。

姐姐原本是一个独生女,在上大学期间,父母不顾姐姐的极力反对生下来弟弟。于是21岁的她便有了一个弟弟。可是她在之前便和父母说过,要么要她,要么要弟弟,父母只能选一个。父母选择了后者,这也在姐姐的心里留下了仇恨的种子。

在上大学期间,姐姐通过自己打工实现了经济独立,并且开始自己生活。而年纪逐渐增长的父母也开始觉得抚养弟弟力不从心,于是便来到姐姐的城市找她。一方面是为了将家里姐姐名下的房子转到弟弟名下(因为姐姐已经拥有一套爷爷给她留下的房子),另一方面是为了能让姐姐共同抚养弟弟。

可是姐姐的回答让父母心寒,姐姐说如果小时候跟弟弟一块长大或许还会有亲情,但是现在她已经20多岁了,独立的她对于弟弟已经没有任何亲情可言,于是姐姐拒绝抚养弟弟。

直到后来,父母在一次车祸中离世,肇事司机逃逸,也没有拿到赔偿。姐姐只剩下弟弟一个亲人。可是弟弟的抚养权成了接下来的大问题。姑妈和舅舅以及家里其他长辈都觉得弟弟应该由姐姐来抚养,但是姐姐却觉得这跟她无关。

最后的结局也很现实,弟弟在被各路亲戚踢皮球般的抚养了一阵子之后,最终被姐姐送到了一户农村家里。弟弟从此和姐姐再无关系。

这个故事原型中的姐姐,要比电影中的姐姐现实的多。《我的姐姐》故事原型中,姐姐不仅独吞了两套房产,而且送走了弟弟。网友认为,这个才更贴近现实,电影中的姐姐的表现太过于理想化,现实中如果真发生了那样的事情,重男轻女的传统思想打压下,女性都会选择独立自由的那条道路走下去。小帅认为,这个故事中,姐姐家里的长辈们确实都是带着传统的思维定势,固有的重男轻女观念来审视弟弟抚养权问题的,也正是因为这样,女性独立的话题在《我的姐姐》中才显得尤为重要。

这部电影的导演殷若昕,作为女性导演,拍摄电影更能够从女性的视角审视家庭问题、传统问题,也是本片突出表达的主题。电影从女性的视角出发,着重讨论了张子枫饰演的姐姐在亲情责任和女性独立之间的选择。电影最后留给了观众一个开放式结局,引发了广大网友的激烈讨论。讨论的双方大致分为两派,一方侧重亲情,另一方侧重女性独立。

支持亲情的一方认为:中国传统式的家庭观念中,重男轻女的思想是根深蒂固的,电影中的姐姐无法改变这样残酷的现状。而且,在家里长辈的建议中,也是支持由姐姐来抚养弟弟的,这是众望所归,也是父母离世后,姐姐应该尽到的家庭责任。无论从亲情责任还是传统道德方面,弟弟都应该由姐姐来抚养。所以姐姐也不应该去追求自己的独立和梦想,她的任务就是将弟弟抚养成人。

这个观点中,否定了女性独立的自由权利,肯定了传统道德在家庭和亲情方面的约束作用。但是因为其太过于传统,势必会遭到很多追求独立自由的女性的反对和抵制。

支持女性独立的另一方认为:女性独立运动早在200年前就已经开始,女性的独立和追求自由的权利也是现在国际公认的。电影中的姐姐虽然受到中国传统家庭观念的影响,但是她应该舍弃抚养弟弟的权责任,去实现她的考研梦想、去北京的梦想。追求独立、追求自由,这才是一个新时代的女性实现自我价值的最好方式。

这个观点中,网友肯定了女性追求自由的权利和自我价值的实现,否定了女性应该承担的部分家庭责任。

那么,电影最后的开放式结局,姐姐最后到底会不会选择抚养弟弟呢?这个问题,我们没有答案。姐姐和弟弟的感情已经开始发生变化,姐姐开始对弟弟有了亲情和责任感,但是同时姐姐仍然是一个坚韧的女性角色,她有自己的梦想、她有自己未来的计划,并且她很可能会继续追求她的梦想。

那么我们还是无法得知,姐姐最终会如何抉择。但是我们却看到了女性导演殷若昕镜头下的女性,在传统的家庭观念中所面临的种种困境。或许只有女性导演才能够准确讲出女性的痛点。导演没有通过夸张的手法表现女性面对难以抉择的困境时表现的无奈,而且冷静且克制地摆在了观众面前一道选择题:选抚养她将失去梦想和自由,庸碌一生;选独立她将背叛亲情和家人,被人诟病。

亲情和独立到底选哪个?其实已经不再重要,就像电影最后抚养弟弟或者是不抚养弟弟,这个选择题一样,没有答案。

它是想通过这道没有答案的选择题,通过女性导演的镜头,揭示“重男轻女”的传统观念下,女性面临的各种困境。并且通过对于女性的困境中表现出的无奈、委屈和压抑的感情,来探讨在新时代的背景下,女性独立和亲情之间的拉扯和纠缠。

电影的结局早已不重要,它带给我们的是对女性困境更深层次的思考。女性面临的困境,一方面是社会背景下的一孩政策到开房二胎的转变,这无形中让很多一胎女孩的家庭产生了生二胎的想法,二胎的出生也意味着姐姐这个角色也必须尽到传统观念中应有的家庭责任。电影中安然的弟弟就是开放二胎后的一个时代性产物,可以看出已经上大学的姐姐和几岁的弟弟之间不止是有差一旬的代沟,而且姐姐正想追逐自己考研去北京的梦想,却被父母突然的离世导致了自己不得不承担起长辈们的道德绑架之下,对于弟弟的抚养责任。

另一方面,重男轻女的传统思维下,如果有一个读书的机会或者晋升的机会,家里往往会选择让男孩去做,因为女性可以嫁人不愁生活,男性则需要更多的努力赚钱娶妻生子,也正是重男轻女的思想,更加加重了女性追求独立道路上的困难。正如电影中安然父母从小教她游泳却对她不够上心差点导致她溺水死亡、还有父母不管姐姐的意见生下弟弟,以及弟弟在父母的溺爱之下变得过于傲慢自负,甚至对姐姐说出那句“爸爸说这个家都是我的,你得听我的”这样的话。

除此之外,肖央饰演的安然舅舅,也是一个被父母溺爱长大后导致其自身失败的一个典型角色。在父母的溺爱下,舅舅长大后到了社会上无法接受社会的毒打,极大的落差必然会导致舅舅的社会性死亡,就像电影中舅舅自己亲口说的那句话一样,“没啥子用”。同样与舅舅形成对比的女性角色,就是姑妈。姑妈放弃了出国读书的机会,选择了一条后悔的道路。这其实也是在暗示着女性在重男轻女的大环境下悲惨的命运。

这些重男轻女的根深蒂固的思想,不断的从上一代的长辈那里言传身教地传到下一代的思想中,也导致了电影中姐姐悲惨的处境。这也提醒着我们,重男轻女的传统观念已经无法支撑起现代社会,恰恰相反,这样的观念反而毒害了一代又一代的男孩,也毒害了一代又一代的女孩。

《我的姐姐》这样的剧情片,在电影院往往不会拿到太高的票房,一方面是因为商业大片云集,去电影院的大部分是为了看“爆米花电影”,另一方面这样的剧情片往往拿不到很多的投资,投资方对于剧情片并没有太大的信心。直到贾玲的《你好,李焕英》上映,让我们看到了剧情片的“崛起”,而《我的姐姐》在其之后上映,也恰好是一个天时地利的好时机。因为这意味着观众开始将焦点往更深层次的电影故事方向转移,也是剧情片实现反超的好机会。

当然,剧情片大多反应社会现实,这部电影就让我们以女性角度看到了女性面临的种种困境,这也能够让观众更加关注女性独立的话题。小帅今天讲这个的原因不只是为女性独立发声,我们不追求盲目的独立运动,但是我们要明白,造就的这些女性困境,是我们新一代的年轻人应该去努力打破的,旧的思想观念应该逐渐被我们摒弃,女性也拥有追求梦想和自由的权利,我们不应该循规蹈矩地去做原来错误的事情,我们应该正视这些问题,关注女性独立问题。

好了,今天小帅就和大家分享到这里。不知道大家对于这个话题有怎样的看法呢?欢迎大家在评论下方留言,和小帅一起讨论吧!

本文标签:

<< 上一篇 下一篇 >>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最新解梦 情感故事 娱乐资讯 说说心情

Powered 古兹曼资讯网 版权所有

全站搜索